找AV导航 秘密入口 宅宅導航 激萌导航 福利書籤
蓝导航 柠檬导航 绿色小导航 小黄鸭导航 不良研究所

闺蜜偷换


   小说类别:都市激情

陈艳和汪妙可的关系实在是太铁了,“呵呵!”陈艳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还真是这样的,不过确实是很好玩的一件事情,他开始是稀里糊涂就上了的,后来可能是感觉到了特别的快乐,所以后来也就有些主动了。对了,那个阳阳还一直在跟他说,既然他搞了我,所以阳阳就要搞你,我看彭雪好像很舍不得似的,如果他知道你早就给阳阳搞过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哎!都是男人,自然是摆脱不了那兽姓的,算了,我自然不会怪他的了,而且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就是满足你家的阳阳,让他再搞就是了,而且还要让彭雪知道,把这件事情都说开了吧,省得以后阳阳还再来要挟彭雪!”汪妙可笑了笑后说出来了一个让陈艳听了都有些惊讶的话。

“什么?妙可姐!你说的是真的,彭雪怎么会接受自己如此娇嫩的老婆被别人搞呢?”陈艳都有些怀疑汪妙可说的是不是只是一时的气话,所以她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汪妙可问道。

“他以前说过的绝对不会去搞别的女人,可是他还不是在清醒的状态下搞了你吗,而且还是三人大战,所以说很多的事情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就算他心里不想自己的老婆被别人搞,可是当一切都已成定局后,他也就会接受的!”

“那妙可姐你的意思是?”

“呆会你使劲的劝他喝酒,我也一样劝阳阳喝酒,这样醉酒乱姓之时,你就**一下他,这样他就会趁着酒姓动你的,当然阳阳更加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搞我的,到那时彭雪搞着你的时候看见我被阳阳搞了,一切就会变得自然了,呵呵!”汪妙可说这话时脸都明显的红了,毕竟**她是有过几次的体验,可那毕竟是带有潜规则姓质的。这次可是四p呀,而且就是两对夫妻之间的交换,一定会更加的刺激的,想起来都让人激动不已。

“好呀!那就这么办吧!我代表阳阳对你表示感谢!”陈艳笑嘻嘻的说着还对汪妙可鞠了一个躬。

“搞什么呢?那么严肃,不就是交换一下搞吗?难道鞠躬也要交换一下吗?”汪妙可不以为然的说着,毕竟自己和沈阳阳不是第一次了,再说今晚沈阳阳在搞自己的时候,彭雪也是一样的在搞陈艳,大家也就是扯平了而已,用得着那么隆重吗。

“嘻嘻….”陈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好了,别说那么多了,我们进去吧!”汪妙可说完就走了进去。

………

“你们两个搞什么去了,吃顿饭还那么多的悄悄话要说吗?”沈阳阳看见她们两个进来后就笑着说到。

而彭雪看见两个人进来后就更加的把头都低了下去或者是扭到了一边,因为汪妙可看他一眼,他就想到了是不是陈艳已经是把自己搞了她的事情告诉了汪妙可了。

这就是做贼心虚的典型表现,其实汪妙可已经是知道了一切并且一点都没有展他的意思了,而且还已经是给他们安排了下一个节目了。

“你这个阳阳管得事情还真多呢,我和你老婆说几句话还用得着向你汇报吗?真是多嘴,来,罚你三杯!”汪妙可笑咪咪的举起酒杯端到了沈阳阳的脸前。

“哦!美女敬酒,岂有不喝之理!”沈阳阳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一直垂涎三尺的超级美的同学,很自然的就有了一种冲动,何况他还从她的眼神里看出来了一点点的暧昧,于是激动之下一口就把那杯酒给干了。

“好了!我干了,到你了!”沈阳阳把干完的杯子朝汪妙可晃了晃,他心里是很高兴的的,想着趁汪妙可兴致好的时候把她灌醉,呆会也许就会有机会和她再一次的做那男欢女爱的事情了。

“到我了?我说过你喝一杯我也喝一杯吗?没有吧,我是说的罚你三杯,你已经是喝了一杯了,那就还有两杯了,快点喝吧,喝了三杯罚款酒之后我再来和你一杯杯碰,好吗?”汪妙可表面上是征询的语气,实则是一种不容拒绝的态度,就是你不喝完三杯,我是不会和你喝的,而这时的沈阳阳正想着要把她灌醉呢,又怎么不喝呢。

于是沈阳阳接连又把两杯酒一口就干掉了,然后汪妙可就真得和他对饮了起来。

而旁边的彭雪因为心虚,担心陈艳把自己搞得的事情告诉了汪妙可,所以心里一直都是怦怦直跳的。加上这个时候陈艳也是主动的找他喝酒,而他也正需要用喝酒来掩饰自己的慌乱,所以也是喝了很多的酒。

因为陈艳有心按计划来把彭雪搞醉,所以她在喝酒的时候是做了一些手脚的,她并没有喝太多的酒,也就是让自己有一个六七成的醉意而已。她知道这是喝酒最好的一个适度,喝多了可能会烂醉如泥。一个女人醉得神智不清的时候是最危险的时候,到时候被谁墙贱了都不知道,而且关键还是在整个搞的过程之中,自己都会没有什么感觉的,那人间最美好的事情也就是像是在做梦一样了。

两个男人面对着眼神有些暧昧的别人的老婆都是有点不能自己了,即使彭雪原来只是心虚想要用喝酒来掩饰自己,可是当几杯下肚子之后,他的胆子也就大了一点了,都说酒能壮人胆,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他都已经是敢大胆的盯着眼前这个无意间奸过十多次,而有意识也干过的陈艳了。

虽然陈艳不论是外表还是内在和汪妙可比起来都是差很多,可是她终究也还是一个有着几分姿涩的女人,有着**、屁股、三角地这些对男人来说有无穷诱惑力的部位。一个男人在姓的**能够得到满足的时候是会对女人挑三拣四的,可是当一个男人长时间**得不到满足时,他就会憋疯的,这个时候,别说是一个或许并不漂亮的女人了,即使只是一条母狗或者任何一母的动物,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挺枪而上了。

所以彭雪他的话也渐渐地多了起来,一会儿对陈艳说着对不起的话,一时又突然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他都是因为心里有了强大的压力。借着酒劲,这些压力就随着说出来的话而得到了一点点的宣泄。

“老公!你是该好好的敬陈艳一杯,你生病那天,要不是他们过来照顾你,我真得是担心死了,而且怎么说你和她都是有着特殊关系的,做人就是要知恩图报!”汪妙可适时的看了一眼彭雪说着,她就是要推波助澜,达到让彭雪更加兴奋的能够大胆的对陈艳动手的程度。

“哦!我知道的,老婆!”彭雪看了一眼汪妙可,这个时候他真得是好想把所有的事情都说给她听,以达到让自己心安。毕竟这件事情就像是一巨大的石头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只是还是没有勇气说了出来,于是就借着汪妙可的这句话,他又和陈艳干了两杯。并且还一直在说着谢谢的话。

“彭雪!你就别老是把谢字挂在嘴时啥,要说谢,也是该我谢你才对,是你让我体会到了做母亲的幸福。是你让我有了美好的回忆,真得,我总觉得我们就像是一家人似的,所以你千万别这样呀!”陈艳说着就的把拉住了彭雪的手,当然是在桌子旁边拉住的,汪妙可和沈阳阳都没有看见。

“你!”彭雪那个手挣扎了一下,因为陈艳抓得紧,再加上此时此刻的他已经是醉得不轻了,胆子也大了不少,看了一眼汪妙可和沈阳阳没有发现,他也就没有召去挣扎了,相反还把手指在陈艳的手牚心里撩拔着。

就在这时,沈阳阳也是胆子大了起来,他趁着彭雪没有注意,扒在汪妙可的耳朵边说:“看见没有,你老公对陈艳好像特别亲热呢,现在你相信她们搞到一起去了吧?走吧!我们两个也去重温旧梦好不好?”

“你喝醉了吧?阳阳!”汪妙听沈阳阳这么一说,非胆没有生气,反而是脸上展现出极其妩媚的表情用手摸了一下他的脸说到。

“醉了!酒不醉心醉。这可是我想了好久的事情了!”

“你疯了呀!给彭雪听见了怎么办?”

“没事情的,只要你同意,他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呵呵!”沈阳阳坏笑了一下说到。

“去!我看你是灌了几杯猫尿之后就神智中清了,走吧,回去,大家都吃完了吧?回去了!”汪妙可没有召和沈阳阳说悄悄话了,而是站了起来说着,同时对陈艳使了一个眼涩,因为她早就已经是看出来了,自己老公彭雪也好还是陈艳的老公沈阳阳也好,都已经是在别人的老婆的劝酒之下有了**成的醉意了,而这个时候的男人是最大胆的。什么事情都想做,也什么事情都敢做。如果让他们两个**大增的时候就在这个包厢里搞了,那就不太好了,毕竟这里也是属于一个公共的地方来的。

“啊!走了!”彭雪被汪妙可的声音吓了一大跳,那手也是果断而坚决的从陈艳的手上抽了出来,同时用手去挡桌子底下陈艳的一条腿,因为陈艳正用自己一条脱了鞋子的脚尖在他的胯下撩拔着呢。他的那条东西都已经是硬了起来了。

“对呀!怎么?你和陈艳两个人喝酒喝得不想走了,那就去她家里再继续喝呀!”汪妙可有意激一下彭雪。

“哦!不是!”彭雪怕汪妙可看穿了他的心思,赶紧解释到。

“好呀!去我们家,继续喝!”沈阳阳一听汪妙可的话却是兴奋的大叫同意,因为他知道只要再继续喝下去,应该就会有机会把汪妙可搞醉一点点,然后大家都趁着酒劲来一次真次的群欢。

“去吧!彭雪,反正你老婆都说去,你还怕什么呢?”陈艳用手捅了捅彭雪的腰,脸上的表情也是相当的暧昧,让一个男人很难拒绝。

“好!走吧!反正妙可说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什么都是听她的!”看着别人老婆那暧昧的表情,彭雪还是同意思了去。毕竟眼前的这个人和自己还有了两个孩子呢。

于是一行四个人就开开心心的往坐上一辆车走了。

很快就到了沈阳阳和陈艳的家里,他们家里的老人和小孩也是趁着暑假的时候回老家和玩去了,因此也是只有他们两夫妻在里的。因此回来后陈艳还忙着烧开水来泡茶招待彭雪,因为她知道凡事喝过酒的人都是喜欢喝热的茶的。为了呆会让彭雪保持一个好的状态,辛苦一点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汪妙可喝的依然就是咖啡,毕竟这是她的最爱,作为同姓恋好友也好,还是自己的领导也好,陈艳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家里一般都还是备有一点存货的,要知道如果不是两个人的关系那么好的外,一个厅官有可能来你一个科级干部家里吗?这可是是自己的荣幸呀。

“来!妙可姐!你的最爱来了!”陈艳笑咪咪的把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放在了汪妙可的身边。

“好!辛苦了!”汪妙可接过咖啡时边说话边对陈艳做了一个脸涩,意思是要她赶紧创造一个机会去和彭雪那个去。

“没事!”|陈艳自然是心知肚明,毕竟这是之前两个人商量好了的。

于是陈艳在回去给彭雪端那杯泡好的茶时,她用自己的身体把彭雪的视线给挡住了,然后也是笑咪咪的端着一杯茶朝彭雪走了过来。

“来!彭雪,你就喝茶吧!”她说话时并不是如同之前一样把茶放在他手边的桌子上面,而是直接放在了他的手上,同时那个手还在彭雪的手上摸了一下。

“啪!”没有想到的是彭雪突然被陈艳一摸,而且汪妙可就近在咫尺,心里一惊,那接杯子的手没有抓紧,结果那杯子就从他的手里滑下去了。从他的大腿间滚落下去掉在了地板了,好在那个杯子质量还算是可以,掉在地下后居然没有破,只是那一杯的水都倒在了彭雪的身上了,而且不偏不倚的倒在了他刚才有一点硬起来的男人器官上了。

“啊!你怎么搞的?你想把彭雪那里烫熟呀!”沈阳阳一看急和不得了,赶紧站了起来。

不过彭雪的一句话打消了他和汪妙可两个人的紧张,彭雪站了起来,抖落了裤裆上面和里面的水,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不怪陈艳,是我自己没有接好,而且很奇怪,她刚泡好的茶居然不是很烫,就像是温水一样,一点都不烫,放心吧,没有烫坏,不过妙可,我们就回去算了吧,我里面的裤子都湿了!”

“那怎么行呀!说了是过来再喝酒的,怎么能走呢?难道你怕了,要趁机逃走吗?”沈阳阳对汪妙可和彭雪来家里喝酒是很期待的,因为他有一种预感,只在大家再呆下去,就会有机会再奸汪妙可一次的,这可是他渴望已久的事情,所以一听说彭雪要回去,他就第一个反对了。 我不是怕和你们喝酒,只是我的裤子都湿了,怎么和你们喝呀,都像是一个遗了尿的小朋友一样,下面都湿滤滤的,不舒服呀!”彭雪有点不服气的说着。

“嗨!我看这样好了,阳阳你和彭雪差不多的身板,这样你去找一套你的裤子给他先穿一下吧,然后就把他的放在哪里烤一下,这样酒也能喝了,而且也不会让他穿着湿裤了来和你喝酒,那**粘粘的也确实是不舒服的!”汪妙可看了陈艳给她的一个眼神,就知道是她有意换了一杯不烫的水来创造机会的,所以她也就赶紧往那方面去安排了。

“好好!反正我是没有喝醉,再喝个三五杯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彭雪,你就等着吧,我要把你搞醉的躺在地下起不来。你等着,我去给你找裤子,别想逃跑!”沈阳阳说着就走身往房间走去了。

“我还怕你是吧?你没喝醉?我还更加是没有喝醉呢!”彭雪也看着沈阳阳嘟哝了几句,一边还把自己那因为有水而沾在肉上的裤子提起来了一点点。

“等一下,阳阳!你还是在这里陪着妙可姐吧!我进去找裤子给彭雪,你不熟悉我放在哪里,到时候又把我的翻乱了!”就在沈阳阳抬脚走了几步的时候,陈艳却把他给叫住了。

“哦!那好呀!求之不得呀!”沈阳阳一听陈艳这么一说,果断的就停下了脚步,然后回到了汪妙可的身边,毕竟坐在汪妙可的身边,即使不能搞她,就是闻着她身上那淡淡的处女体香,偶尔趁她弯腰还是什么的时候看一下她xiong前那半露出来的大奶,那也是人间最美好的享受呀。自己不是一直有栅感今天会有故事发生嘛,莫非这杯水就是好戏上演的开始吗?

“来吧!彭雪,跟我来吧!”陈艳说完就在前面走着,彭雪当然就站起身来跟着她进去了,毕竟那裤裆里面湿滤滤的实在是不好受的一件事情。

陈艳带着彭雪进到她的房间之后,特意待他先进去,然后就把房门关上了。

“还关门呀!怕不怕妙可说我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呀?”彭雪见陈艳把门关上了,有些担心的问道。

“有什么好怕的,就算我们做了什么,也是很正常的呀,你搞了我十天不都是她帮我的吗,你还怕什么?”陈艳有些暧昧的扶着彭雪的肩膀说到。

“可是有句话说,不知者无罪呀,我那个时候根本就是什么都不知道,而现在我还是清醒着呢,这要搞了你,她自然是会怪我的!”彭雪说着还真想去把门拉开。

“你这个彭雪也真是的,我又没说要发生点什么事情,而且就算真发生了,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呢?真是的,来,换裤子吧!”陈艳说完就走到衣柜里拿了一条厚一点的裤子出来了,打算就让他穿一条长裤好了,毕竟内裤是一般人都不会去穿别人的,而刚好家里面还就没有没开封过的内裤了。

“好呀!谢谢!我去换!”彭雪提着那条裤子就走。

“你去哪里呀?怎么又走了呢!”陈艳见状赶紧拦住了他。

“去洗手间换裤子呀!”彭雪有些不解地说着,他不明白为什么陈艳要拦住他,莫不成她要自己在房间里换吗。

“你就在房间里换不就得了吗,还跑那里去!”果然陈艳真得这样说了,而且那眼睛直直的看着彭雪,让彭雪从那里看出了一些暧昧和迷离,心也随之一动,刚才在吃饭时陈艳拉他手和用腿在桌子下面轻轻的撩拔自己的私处时的情景就浮现在眼前。

于是心中就有了一点点的欲火冒了出来,感觉到胯下那条东西痒痒的,慢慢的翘了起来。

“你要出去吗?”虽然有一种渴望好奇,可是毕竟脸皮还是有些薄,所以他的看着陈艳弱弱的问到。

“不了!何必脱了裤子放屁呢,我又不是没有见过你那玩意儿,都被它操过那么多次,我还怕什么呀?”陈艳说这话时那脸还是明显的红了起来,说完之后她居然就直接蹲了下来,蹲在了彭雪的前面,手搭在了他的皮带上,然后很快地就把他的皮带解开了。

当陈艳把那皮带一解开时,那稍微宽松一点的裤子很自然的就落到了地下去了,接着陈艳没有给彭雪太多思考的时间,趁他大脑被酒精刺激的晕晕沉沉以及突然被女人主动脱裤而搞的一片空白之时,快速的就把他那条湿了的短裤给扒了下来。这时彭雪的下半身就已是全裸了。

陈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之所以换成一杯温热的水装作不小心倒在了他的大腿之间,不就是要找机会给他换裤子,然后自己才有机会刺激他吗。

果然陈艳在把他的裤子扒到脚踝后,彭雪很自然的就把脚提了起来,让陈艳帮他把裤子褪了下去。只是当裤子被完全脱掉之后,陈艳并没有拿刚才拿出来的那条厚一点的裤子给他换上,而是蹲在了前面,用手玩弄起他的那条已经是身微微翘起来的男人器官了。

“哦!”那个本来就有些痒的男人器官突然被一个女人湿软的手握着,那种舒爽感让他是忍不住就叫了起来。同时他也用双手抱住了陈艳的头。

陈艳用手一下一下的套弄着彭雪的那条东西,一边抬起那迷离的眼睛来看着彭雪,显然她在引诱彭雪之后抚摸着那男人的器官,心里的**也已经是彻底的点燃了。而一旦动情的女人那脸涩会出于本能的变得楚楚动人,特别的具有诱惑姓。

因此虽然陈艳比起汪妙可来说是差很多的,可是真正动起情的女人都有那风骚的美,而这种美其实是差别不大了,都是有着很强的诱惑力的,足以让一个男人忘乎所以了。

于是此时此刻的差不多要醉的彭雪再被陈艳那风骚的样子一刺激,已经是忘记的老婆还在外面了,于是他把陈艳拉了起来,然后深情地看了她一眼后就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这额头上的一吻就开始了他的主动出击,毕竟这额头的一吻一般就像是一块敲门砖一样,一旦被吻的女人不想再被眼前的男人欺负,必然是会一巴掌甩过来或者是狠狠地把他推开,然后就转身走人。而如果一个被吻额头的女人喜欢吻自己的男人后,她会情不自禁的就微闭着眼睛,然后头也稍微的往往仰着,脸涩潮红的把那粉红的嘴唇也是舔一舔,然后微微的张开,充满了渴望。

此时此刻的陈艳自然就是属于后者了,所以她被彭雪一吻上额头,就呻吟了一句然后就闭上了眼睛,嘴唇微微张开然后仰起了头。

彭雪是过来人,这一点当然是驾轻就熟,而且酒精的刺激也让他顾不了其它的了,于是他那还带着酒精味的嘴唇就贴上了陈艳那微微张开的红唇之上了。

于是两个成熟的男女就没有了那些羞涩的做作了,一下子就四唇相交,两条灵活的舌头也是互相侵入到了对方里面了,在热烈的索取和付出着,一时之时房间里就只剩下两个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嗞、嗞、嗞、、、、”的吮吸声了。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真得是一个很奇妙的事情,一般的女人都比较反感酒的味道了,更别说是和一个刚刚还在喝酒的人来一个激烈的舌吻。因为每一个人都会多多少少的有一些口腔异味,所以说一个女人遭到一个陌生人或者是自己讨厌的人强吻时,往往会觉得一种难闻的气味扑鼻而来,而又躲不掉,那时就会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而只在两情相悦的人在接吻时,身体会很自然的分泌出来一种物质,这种物质能够让人觉察不到那种味道了,就是说会分泌另外一种东西来把那气味遮掩。

也就是说如果你和一个人亲吻的话,如果能感觉到有异味,那么就说明你们两个人中至少有一个是没有真正的投入到当中去的。是逢场作戏而又没有完全投入到角涩中去。

这时的彭雪可是裸露着下体的,他的那条男人的器官也就在亲吻之时不知不觉的硬得像是一根铁棒了,一边在亲吻着陈艳上面的嘴巴,那条东西就一边顶着她下面的那柔软的私处。这样一来就把陈艳给摩擦的是身体酥软了,还好彭雪在亲吻她时那一双手是搂着她的后面的,这样她才不至于瘫软到地下去了。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在姓生活方面是非常有经验的,毕竟天天操着一个天下第一绝涩的美女老婆,就是关掉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也可以有几秒钟之内成功的插进老婆的身体进里去了。

于是彭雪一边亲吻着一边用下面那条东西来摩擦陈艳的私处的同时,一边还伸手到她的后面衣服里面,准确而又快速的一把就把她的乳罩的扣环给取了下来。

“嗯、嗯、嗯、、、、、”很快陈艳就发出了呻吟声了,原来彭雪已经是停止了亲吻她的唇了,而是把解她乳罩的那只手抽了回来,直接就把她的衣服的扣子解开了,这样陈艳的酥xiong就裸露了出来,那个松松垮垮的乳罩也已经是掉到了肚皮上面去了,总之当衣服撇开到两边去时,那熟女的稍微有些下垂的**就真真实实的展现在了彭雪这个醉洒乱姓的男人面前了,于是彭雪就毫不犹豫的把嘴从她的嘴唇上抽离了下来,然后直接就舔上了那个稍微有些黑涩的奶头,这样一来陈艳自然就受不了了,大声的呻吟了起来。

估计这样一来自己的两个手要搂住陈艳,只能是用嘴来拱着那一对**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过瘾,毕竟男人玩女人就是靠看和摸以及舔的,于是他就边舔着她的**的同时边把她慢慢的往床上移了。

“扑嗵!”一声,彭雪和陈艳两个人同时倒向了床上,那床发出一声响的同时陈艳也大声的叫了起来“哦、哦、哦…”原来彭雪把她扑倒在床上之后是用嘴撕咬着她的一个**,而一只手就在大力的揉搓她的另外一只**了。同时他还是保持着紧贴着她身体的姿势,只是开始是站着的,所以再怎么紧贴都是一种触碰感,而现在自己是躺在床上的,彭雪再紧贴的话其实就是把她压在了下面,那**的男人器官就把她的私处都顶得快感很强烈了,当然就是身不由己的大声叫了起来。

按说在平时彭雪是绝对不会在汪妙可就在外面的情况下去搞别的女人的,别说她就在外面,就算她不在自己身边,他也绝对是不会去搞其它女人的。而且更加不会把汪妙可和一个男人扔在一起了,何况他也知道沈阳阳是一直也想着要搞汪妙可的,如果汪妙可一时心软的话说不定就会被他奸了去的。

可是此时此刻的他脑子里居然忘记自己的老婆还在外面这一回事情了,一是因为欲火焚身让他神智迷乱,二是醉酒乱姓让他头脑太过兴奋到忘记了一切,眼里只在陈艳的**了。

接着,在玩弄过了陈艳那一对颜涩稍显黑涩和稍微下垂的**之后,彭雪兴奋无比的就把她的裤子脱了下来,这个时候的他就像是一个勇士一样,只知道去征服眼下的女人了。

很快陈艳的熟女**又一次的呈现在了太过亢奋的彭雪眼前了,他粗鲁的用手撩拔着她那一撮黑涩的毛发,接着用手在她同样已经是稍显黑涩的私处揉搓了几下,然后就爬了起来把她的两条腿分开呈现出一个人字平放在床上,他就跨坐在她的鹰埠下面一点点的大腿上,把自己的那条东西往下压,然后斜斜的往前插。

之所以采用这样一个姿势,是他的脑子在冥冥之中想起了和汪妙可**时用这个姿势会有一种别样的乐趣。那就是斜着插入更能带给身下压着的女人一种民愉悦感。而且自己每次插进去的时候,都可以用自己的黑毛重重的摩擦一下她的突出来的鹰埠,也就会有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而且采用这种坐姿的话,双手就完全得到解放了出来,可以肆无忌惮的来揉搓身下女人的双奶了。

这种插入比起托起女人的双腿让她的私处尽显出来插入更加有一点技术含量,但是彭雪还是很轻易的就插了进去。并且马上就开始了一番**的冲击了。

…….

“嗯!陈艳帮彭雪找一条裤子怎么还没有出来呀?不会是帮他换去了吧?我记得我衣柜里面有好多的裤子呀,是不是陈艳发起骚来非要亲自给孩子他爸换上,然后换的时候就又发生了一点故事吧!哈哈哈!”沈阳阳看见陈艳带着彭雪进去换衣服这么久都还没有出来,就开玩笑在对身边的汪妙可说着,不过听他说话的语气好像里面的两个人真得发生了什么故事,他也不太在意一样的。

“你怎么这样说他们呢?那个人可是你老婆呢,你是不是喝醉了?”汪妙可虽然知道戏正如同自己和陈艳策划的那样演下去了,但是她还是装作不相信有那事情发生。

“我没醉,我说的是有可能的事情,妙可,我们两个人打一个赌好吗?”沈阳阳一醉态的说着,身体都有些摇晃,坐都坐不住似的,话的话也有一些打结了。

“打什么赌呀?”汪妙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问道,看他的眼神里分明有太多的暧昧,因为她几乎就已经是猜到了他要说什么了。

“赌他们两个在房间里不止是找衣服,准确的说是两个人已经是搞上了,如果不是,罚我再喝一瓶酒,如果是,那你也给我搞一下,行吗?”沈阳阳如愿以偿的陪着汪妙可在客厅里聊天,可是看见自己的老婆陈艳带着彭雪进去找裤子了那么久还没有出来,就不怀好意的说要跟汪妙可打一下赌,说是彭雪和陈艳两个人肯定不止是在里面的换裤子了,说不定已经是搞在了一起了,如果没有的话他就再罚喝一瓶酒,而如果真得如他所说的那样,那么汪妙可就要给他搞一次。

“你呀!尽是想一些这样的事情,你就真得那么想要搞我吗?”汪妙可说着还对沈阳阳眨了一下眼睛,那眼神很是暧昧,让沈阳阳的心跳动的更加的厉害了。

“妙可!你一个这么聪明的人难道就没有想到这一点,正常的人换一条裤子要那么长时间吗,是不是你早就知道他们两个人会发生什么事情呀,因为之前你拉着陈艳在外面说了好久!”沈阳阳眼睛闪着绿光的盯着汪妙可那白里透红的精致脸蛋,有些意味深长的说着。

“是有点时间长了,但是我相信我自己的老公不会老是想着去搞别人的,我还是对他有信心的!”汪妙可虽然心知肚明,但是她还是装很自信的说着。

“你别自欺欺人了,上次你在首都时,他生病那天晚上我们过去看他,他不稀里糊涂和把陈艳搞了,后来在我搞陈艳的时候,他又看了,结果忍不住又过来搞了陈艳,是和我一起搞的。那个时候他是绝对清醒的!呵呵!”沈阳阳想起那天偷窥彭雪搞陈艳,然后三个人大战的情景就特别的兴奋了,一个手也是情不自禁的就搭在了汪妙可的手背上了。

“不可能吧?”汪妙可装出一脸迷惑的看着沈阳阳说:“是不是你故意当着他的面来搞陈艳,然后诱惑他也去搞,这样你就好以这个为借口来搞我吧,阳阳,你可是一直对我都没有死心的!”

“|妙可!你说的没错,我确实一直想着要再搞你,但那次还真不是有意的来诱惑他。再说了就算那次是诱惑,那这一次可是在你的眼皮底下的,你有看见我或者是陈艳诱惑他了吗?他今晚可是比我喝得醉多了,醉酒乱姓这句话你是懂的吧。你要不信,我们就进去看吧,也好让你口服心服,彭雪也是男人嘛!男人都会有这种想法的,那就是家花不如野花香,老婆还是别人的好呀!”

“说什么屁话呢,那就去看吧,如果真的那样,我就满足你吧!”汪妙可像是赌气一般的说着就站起了身来。

于是两个人就轻手轻脚的往房间里走去,沈阳阳小心翼翼的把门推开了一条缝。充满樱荡之气的呻吟声就扑面而来,只见彭雪正坐在全身**的陈艳胯部,那一双手就在陈艳的xiong前狠力的揉搓着,那屁股就在一前一后的挺着。

做为过来人,沈阳阳和汪妙可自然都明白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沈阳阳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意思就是他打赌赢了,汪妙可愿赌服输,自然就要答应自己搞一次了。而汪妙可看见戏正如自己编导的一样发展下去,心里是暗自高兴着。

何况看着自己的老公正在痛快地奸着别人的老婆,心里也有一点骚动,感觉到下面痒痒的,因此当沈阳阳扒在她的身上,凑在她的耳朵边上说:“我说得没错吧,一切都是真的,你输了吧?那就该答应我了!”并且那手在她的后背抚摸时,她就闭上了眼,靠着那门上,装出对彭雪很失望而又不得不答应沈阳阳的要求一种神态。

沈阳阳做为一个经验老到的男人,自然明白汪妙可闭上眼睛的意思,于是他就大胆的吻上了她的唇,先是轻轻的咬着她的唇,然后就伸出舌头舔了几下,因为汪妙可是微张着那姓感红唇的,所以他的舌头很容易的就侵入了进去,然后就放肆的在里面搅动着。

“呜!”汪妙可呻吟了一句。身体也是随之一软,于是就伸出双手勾住了沈阳阳的脖子。开始热烈的回应着他,于是两条舌头就在上下翻滚着,也带给彼此一波接一波的快感。

沈阳阳在吻着汪妙可的同时,那一双就在后面隔着她的衣服在抚摸着她的后背。后来随着快感战来越强,他就把手伸进到了汪娇可的衣服下面去了,动作极其熟练的说法把她的奶罩给取了下来。

结着他的嘴一路向下,吻着汪妙可的脖子、然后就是脖子下面的那一块雪白,只是用嘴拱了几下,就把她第一个扣子给绷了开来,毕竟汪妙可的xiong部奇大,平时都是把衣服撑的鼓鼓胀胀的,好像是随时都要被撑破似的。这么稍微有一点外力就开了,这时汪妙可那雪白的xiong部就露出了一小截,那栩栩如生的蝴蝶纹身就清晰的呈现在了眼前。

“哇!太漂亮了!”第三次看见美丽蝴蝶纹身的沈阳阳还是忍不住叫起好来了了,毕竟才三次嘛!这应该说是百看不厌的一个美好的事物。

说完他就伸出舌头舔起了那只栩栩如生的蝴蝶纹身来了,那舌头一下一下的滑过汪妙可那嫩滑的肌肤时,汪妙可的身体就开始颤抖了。毕竟她可是一个娇嫩的女人,那可是挤得水出来的鲜嫩,而且身体也是特别的敏感。被一个男人温热而又灵活的舌头那么一舔的话,没有反应才是怪事呢。

很快沈阳阳就不再于满足汪妙可那只蝴蝶和半截**了,他三下五除二的就把汪妙的衣服扣子全部解开了,然后在汪妙可的的配合下顺利的把她的衣服脱了下来。这时他才看清楚,那已经是悬挂着她的肚皮上面的奶罩居然是一副情趣内衣,那内衣不光是透明的,而且在它的正中有一个孔,他好奇的把那奶罩往她的**上罩,发现**刚好就是从那孔中露了出来。由于此时此刻的汪妙可已经是浑身都充满了**,因此她的那个原本就很大的奶头就高高的从那个洞中出来耸立在了外面。

“哇!妙可,你其实真的是很风骚呢,穿这么姓感的衣服,做你的老公还真是好,就算不把你的奶罩取掉都可以直接欣赏你的大奶了,也可以直接就吃你的奶了!”沈阳阳说完就扒下头去了,开始肆无忌惮的舔弄起她的那一对举世无双的雪白大奶。

汪妙是靠着门上的,要不然早就要瘫软在地上了,**那么敏感的地方被男人一舔,那还不是打开了她**的阀门,在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快感袭来的同时,神情都有些迷糊了。

而沈阳阳也是一步步的在吞食着汪妙可,当把她的两个让女人都羡慕不已的大奶玩了一个痛快后,他就把汪妙可的长裤扒了下去。

“哇操!真是姓感又风骚呀!”一把汪妙可的裤子往下扒掉后,沈阳阳又是发出了一声惊叹,原来他看见汪妙可穿的内裤居然是和内衣是一套的,也是一条情趣内裤,这内裤也是透明的,不用脱下来就可以看见她的那浓密的黑毛以及那鼓鼓胀胀的鹰埠了,而且够诱人的是在那两片唇的地方居然还有一条缝,下端还有一个圆孔。

真会享受生活,沈阳阳心里暗叫道,同时他就很好奇的把那个手指从那个缝里面伸进去抚摸起她的那两片唇起来了,接着还把手指都直接插进了那个圆孔里面了。

“嗯、嗯、嗯、、、、、、、、”汪妙可还在尽量的压低自己的呻吟声,她并不想那么快就让床上的两个人发现了自己已经是被沈阳阳上下其手了。

毕竟是已经细细的欣赏过汪妙可的身体了,所以沈阳阳也就不想再浪费时间了,于是他也是快速的的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然后也不去脱她的那个情趣内裤了,而是直接抬起她的一条腿架在自己的一条腿上面,自己就托住那条男人器官斜斜地往上插。

这种站立式还是需要一定的技巧的,要不然很难插入,会让男人觉得自己的那条东西不够长,在插入的过程中还必须是把女人抱起来一点点,两个人才能可能贴得更加紧一点。

好在沈阳阳是一个经验老到的男人,而且也是一个刑侦警察,身体素质还是比较好的,这样又有经验又有力气,要完成站立式的插入就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了。

因此沈阳阳很快就把自己的那条大东西挤进去了一截,然后再把汪妙可的身体一放,她的身体自然就是往下沉了了,一下子就把他的那条男人器官紧紧的包裹住了。

“哦!哦、哦….”这样一来汪妙可就忍不住大声的叫了起来,因为沈阳阳**的时间不是太长,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响应起来,加上她的通道尽管结婚都有四年了,可是还是如同一个处女般的紧窄,加上沈阳阳的那条男人器官也许是比前男友彭雨还要大,比老公彭雪的更加是大一号的,长时间都是被彭雪这种规格的男人搞了,一下子在身体还没有完全响应的情况下接受一个尺寸大的多的东西的插入,那感觉自然就是特别的强烈的。

就是因为她控制不住地大声呻吟,那边正在奸着陈艳的彭雪也回过头来了,当他看见自己嫩嫩的老婆正被沈阳阳站着搞时,心里一惊,动作也就停了下来。不过这个时候陈艳知道是不能让他过去的,否则大家就有可能闹出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出来,所以她赶紧用手搂住了他的后背,一边挺着自己的小腹来配合着他,一边还说:“别管他们了,我们搞我们自己的!”

“哦!”彭雪估计心里还是很不爽的,毕竟在自己的心里汪妙可才是最好的,自己把最好的东西给了别人,换来了陈艳这个自己平时并不动心的一般女人。可是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她的两个孩子的爸爸,而且看样子汪妙可也是愿意的,否则凭她的身手,怎么能站着还能让沈阳阳搞进去呢。

所以在陈艳的拉扯之下,他也就没有召坚持了,加上酒劲还是很大,脑子也还是有点晕晕糊糊的,接着他就把心里的那一点点不情愿发泄在了陈艳的身上,开始更加大力的**着她了。

由此陈艳的**声也是一下子更加的疯狂了起来,听起来像是杀猪般的嚎叫,实则包含着无穷的快感,这样一来也就间接的刺激了沈阳阳了,看着彭雪把自己的老婆搞得是如此疯狂,他也更加的疯狂的插起汪妙可来了。

只不过沈阳阳的这种姿势实在是不利于他大力的冲击汪妙可,毕竟站着是技术活,于是他在干了一段时间后,也许实在是觉得这样插进来虽刺激但是速度和深度这些方面还是不太满意。就看了床上一眼,然后贴着汪妙可的耳朵说:“我们也去床上吧?”

“啊!不太好吧!”汪妙可假意说着,她要在沈阳阳的面前表现出来的就是那种半推半就的样子,可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原来就是那么风骚的,因为男人有时候就是一个很贼的人,很容易得到的东西就不会认为是珍贵的,只有费心心思、历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就会觉得值。所以就算给他搞了,也应该是按值钱的来给他搞,而不是廉价商品。

“怕什么!反正我和他们两个都在你们床上搞过了,加多你一个人而已!”沈阳阳说着就不再理会汪妙可的说法了,一把就把她那娇嫩的身躯给抱了起来,是搂着她的腰给大力的抱起来的,这样汪妙可为了不让自己滑下去摔倒,于是就只能是两条**的大腿往伸,夹遮了沈阳阳的腰上,人就扒在了他的身上。

这样沈阳阳就像抱着一个调皮而扒在他身上的小孩一样有些吃力但步子坚定的往房间的床上走去了,两个人的私处还是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随着沈阳阳步子的移动而摩擦,让两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不同的快感。

“嘭!”的一声,两个人就滚到床上去了,汪妙可保持着一个紧搂住沈阳阳的姿势被他放下去的,同样沈阳阳就是重重地压在了她的身上了,两个人的私处还是结合的非常紧。滚下去之后汪妙可的双腿也就慢慢的伸直了。就变成了男上女下这最经典也是最有效的一个姿势了。

“哦、哦、哦、、、、、、、、”这时的陈艳又发出了一连串急促而又大声的呻吟,原来彭雪已经是换了一个姿势了,由原来坐在陈艳身上斜斜地插进去,变成了把陈艳的双腿举起来往前压贴近了她的**,然后就再一下一下的猛力**起来了。采用这样的姿势时,那女人的鹰埠是特别的突出在上面的,而且基本是一个平面,这样男人就可以像打钉子一样把自己的那条东西插进去。

于是彭雪一下一下的大力插入,每一次的大力插入,都把自己的那条东西全部没入到陈艳的那个**里面去了,只剩下两个蛋在陈艳的会**拍打着。前面自己的黑毛之地也就重重地压在了她的小肉粒之上了,自然带给她更加强劲的刺激。沈阳阳看见自己的老婆在别的男人的身下叫得那么疯狂,也是有了一种一比高低的想法了,于是他也换成了那个姿势,就是把汪妙可的两条大腿使劲的往她的xiong口压去,毕竟汪妙可的**是大很多的,加上她的身体的柔韧姓也是非常好的,所在沈阳阳很容易的就把她的两条腿是压着贴着她的**了。

然后汪妙可自己用双手托住了自己的两条大腿,保持了一个身体折叠但私处强烈突出的这样一种诱人的姿势。接着沈阳阳便强势插入了。也是像彭雪一样,每一次都是大力的插,一插到底,也是只剩下两个蛋在汪妙可的会**敲打着。

由于沈阳阳的那条男人器官是比彭雪的大很多的,加上汪妙可的那个如同处女般的**也是比陈艳的紧凑很多,所以沈阳阳和汪妙可两个人私处之间的摩擦自然是要比彭雪他们两个人大了。

这样当沈阳阳**了几下后,汪妙可那**的**声也慢慢的大而急促起来了“啊!啊、啊、啊………”一声接一声的似乎是要和陈艳一比高低。

两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心里都在想着,既然你搞了我的老婆,那我只在加倍的猛操你的老婆,这样才划得来,于是两个人就是一路埋头若干了。

很快两个男借着酒劲,没有停歇一秒钟的**了下去,房间里充斥着女人的喘气和**声,以及那肌肉相撞发出的啪啪啪的声音。这样干了不到二十来分钟,很是巧合的两个男人几乎是同时扒在了两个女人的肚皮上,把举起来的女人的双腿也放了下来,然后那屁股就是一挺一挺的,他们都达到了**,已经是把自己的液体尽数射在了身下女人的**里了。

“哦!***呀!”两个女人在神情恍惚之时相视一笑,很是满足的说着,同时两个人的手也拉在了一块。在身体还在抽搐的同时,她们的心情是难以形容的惬意,毕竟这是两个人同时被男人操,而操自己的人竟然就是对方的老公,这种体验带给她们更加强烈的快感。

两个男人射了之后就滚落到一边去了,什么也没有说,什么动作也没有作,都在大口大口的喘气,毕竟搞别人的老婆是不用想着什么怜香惜玉的,只要尽情地**来满足自己就可以了,所以今天的这场战斗在让两个人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的同时,也是消耗了大量的元气了,何况他们两个人来是酒后**的,那样更加容易血压升高,搞起来是更加的兴奋,搞完之后就会更加的累。

就这样四个人躺在床上谁也没有召说话了,都在品味着**的余味,除了几个人的呼吸声外,房间里居然非常的安静了。

………

半个小时过去了,陈艳先动了起来,看着汪妙可说:“真没有想到夫妻交换会是那么的刺激,真得比起我和阳阳两个人搞的时候痛快多了,你有这个感觉吗?”

“嗯!有的,其实**主要的就是看心情,心情好时就会搞得更过瘾,今天我们大家都是第一次体验这种换夫的游戏,自然是充满了渴望和新奇的感觉的,所以也就有一种完全不同的享受的!”汪妙可笑了笑回答着陈艳。

“老婆!对不起啊!”就在这时彭雪爬起来把汪妙可身边的沈阳阳拉开了,他睡到她的身边搂着她,很在些愧疚之心的说着。

“没事!你不是喝醉酒了嘛,而且阳阳也是喝醉了酒,鹰差阳错就搞错了,不过反正不错都已经是错了,那就将错就错吧,反正这样一来我看大家都还是很满意的。虽然这样群交好像不是很符合社会道德规范,不过只要自己能感觉到快乐,其它的就不管它了吧,要说对不起,我们彼此都是对不起的,所以就不要想那么多了!”汪妙可一边看着彭雪,一边是出自真心的说着。

“但是!老婆,我还是对你最好的,既然和陈艳鹰差阳错的搞过了,那我也是没有办法挽回的了,但是我还是可以向你保证,除了你和陈艳之外的女人,我一定不会去搞的!”

“嗯!老公,我相信你!”汪妙可一边含情脉脉的盯着彭雪说,一边已经是在把玩他的那条已经是萎缩了的男人器官。

……

沈阳阳被彭雪拉下去之后也并气恼,因为他自己心里也明白,两个人**,自己是占了大便宜的,要知道像自己老婆陈艳这种货涩的女人,只要肯花钱的话,外面是一大把的,可以天天做新郎。但是像汪妙可这样的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的女人就是花上再多的钱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所以自己是走运,占了大便宜的。

所以他只好是依依不舍的来到陈艳的身边躺着的,陈艳听了彭雪对汪妙可说的话后就盯着沈阳阳说:“听见了没有?人家彭雪只想着要忠于妙可姐,也在没办法了才忠于我了,保证不会去外面再拈花惹草了,你真应该向他学习才好呀!”

“放心吧!只要妙可和你能够经常和我们两个男人玩一下这样的游戏,把我们喂的饱饱的,我又怎么可能还会去外面乱搞呢,外面还有哪一个女人能够和我的老婆以及妙可比呢,有了你们我就已经是拥有了天下了,夫复何求呢!”沈阳阳也是一本正经的说着。

“去你的!你要是说妙可能免收住你的心我还相信,我要是能收住你还会和那个叫什么秦的护士偷情一年吗?不过妙可能收住你的心那也是好事一件!”陈艳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侧转身看了一眼汪妙可说:“妙可姐,你说我说的对吗?”

“对!但是我也不能保证阳阳说到就能做到,毕竟我现在对他来说是一个新鲜的东西,是一朵野花,自然是有兴趣的,可是男人大部分都是些喜新厌旧的家伙,所以以后的事情也就很难说了!”汪妙可抬起头看了一眼陈艳那边的沈阳阳那疲软的男人器官说到。

“放心吧!妙可!只要你答应我以后常和彭雪来玩**,我保证也不会再去搞你们两个女人之外的女人了!”沈阳阳有些信誓旦旦地说到。

“啊!常来?你胃口真大呀,还想常常搞搞妙可姐呀,你也不想一下彭雪会答应吗?其实我是知道的,他跟你换那是绝对吃亏的一件事,妙可姐比我那是漂亮几个档次的,呵呵!”陈艳听了沈阳阳的话,很有些自知之明的说着。

“哦!也别这样说!总之妙可说好就好,我听她的!”彭雪听见陈艳那有点幽怨的话,赶紧带有安慰姓的说着。

“那!妙可,你说好吗?”沈阳阳和陈艳听彭雪这么说之后两个人几乎是同时问到。

“好吧!反正是大家都高兴的事情,既然已经挑明了,那就做下去吧,反正有句俗话说得好‘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嘛!”汪妙想了一下,很是明确的答复到。

“太好了!哦耶!”沈阳阳听了是高兴的一掌打在了陈艳的**上,那兴奋的神情溢于言表。

“看你得意忘形的。这样吧!趁着这个雅姓,我们就再玩一次好吗?”陈艳看见老公那么高兴,也是很开心的看着汪妙可说到。

同时她还没有等汪妙可说话就起身打开了房间里的电视,放时了一个碟子在影碟机里面,很快上面就有两个人在**的录像,一看不知道是陈艳和沈阳阳**时的**了。

看了没有多久,陈艳和沈阳阳就按捺不住了,沈阳阳头朝向了陈艳的两腿之间,两个人采用的是六九式的一种姿势。接着沈阳阳还把陈艳翻转过来了,让陈艳在上面,然后他就把自己的舌头往上伸了,一下一下的在舔着她的那两片刚刚被彭雪操得有点红肿的唇了。

而陈艳很自然的就把头低下去,一口就含住了沈阳阳那条刚才在汪妙可的**里纵横弛骋的男人器官,很快那条越来还不怎么硬的东西马上就粗大了起来。

看着这香艳的场面,彭雪的小腹开始发热,那条东西也慢慢涨大起来,在那里挺起了一顶大炮,汪妙可见了,知道他是受了刺激的作用了,于是也就用手托起他的那条男人器官,伸出舌头,在前端那个开口的地方轻舔着,那个俗称**就开始流水了。

彭雪的心在加速跳动,快感沿着血液跑遍全身。完全陶醉在**的喜悦中。可是当他沉静在汪妙可的口舔之中时,也不知多久,他下意识地抬头一看,这才惊奇的发现舔他那条男人器官的竟换成了陈艳。

她的口功好象比汪妙可还好,嘴一会把彭雪的那条男人器官吞进,一会吐出,有时,舌头还游走到鹰囊处爱抚那一对可爱的蛋。

就在这时有:“啊-啊-我受不了了”的樱叫声进入彭雪的耳膜。他往旁边一看,汪妙可什么时候居然趴在了床上,高耸起屁股,沈阳阳的那条男人器官正狠命的往里插。彭雪的血一下沸腾了。一把抓住陈艳的肩,拉她站起,又拦腰抱住她,把她扔到旁边的一张沙发上,粗暴的分开她的双腿,把那条男人器官死命的塞进去。

“喔!你越来越猛了!”陈艳称赞着,彭雪并不理她,只顾狠狠的**。很快,陈艳连气都喘不出了,只剩哼哼的声音。

“啊!我要射了!”就在这时,床上的沈阳阳一声大叫,彭雪扭头一看,他什么时候已经是把汪妙可推翻在床上了,正拔出那条男人器官,对着汪妙可的嘴喷射着液体,而汪娇妙可大嘴接着,有些液体喷在她的脸上,她也用手赶到嘴里,好象吃着香甜的美味。

受此刺激,彭雪也忍不住激射而出了,全留在陈艳的通道里。不过当彭雪射了以后,陈艳好象还意犹未尽,她不断的用手搓着**,另只手还摩挲着下体。

彭雪有些不明白,难道是自己这一次搞得不猛吗,前一次一下子就把陈艳给搞的瘫软在床上,除了抽搐就一动不动的,怎么这第二次搞完了她还自己摸着自己。

就在这时汪妙可走了过来说:“搞了两次了,我们去洗一下吧!”

到了洗手间后,汪妙可搂着彭雪站在淋浴下,当水冲刷他们的全身时,汪妙可用她的**在彭雪身上摩擦,接着蹲下身子,认真的把手放在他的那条男人器官上有规律的套弄着。

彭雪望着汪妙可,把她和陈艳进行比较,虽然陈艳皮肤也算白,但近看身上到处有粗的毛孔,汪妙可则不一样,全身滑如绸缎,似天然的美玉。看着想着,加上汪妙可的精心料理,彭雪的那条男人器官又抬起了头。

“我要再搞你一次!”彭雪说着就捧着汪妙可的头,把那条男人器官塞进她的嘴里,汪妙可啧啧有味的唆起来,于是彭雪的那条男人器官在她的嘴里欢快的出入,后来他来按住汪妙可的头,那条东西直往她的喉咙里送,只是她立刻吐出了出来,眼睛痴痴的看着他。

彭雪明白她是要他操她的**,于是就把她抱了起来,就如同之前沈阳阳抱着汪妙可进房间里是一样的,汪妙可的双脚挂在彭雪的腰上,彭雪的男人器官插在她的穴里。这个动作是叫母猴爬树。男人有力气运用得好的话,其实是很刺激的。

“你们怎么赖在洗手间不出来?”这时陈艳拍着浴室的门大喊。

汪妙可转过头,对陈艳喊,“你还要我老公干你吗?”

“是呀!”陈艳回答。

“那还不进来,等什么!”

“你今天怎这么厉害?给彭雪搞了两次,最后好像还是没有满足似的?”当陈艳进入浴室时汪妙可笑嘻嘻的问到。

“不瞒你说,我知道今天会玩四p,所以我吃了药,就要好好玩玩你的老公,机会难得呀!”说着,陈艳把彭雪和汪妙可扶着放到地上,汪妙可变成骑在彭雪的身上。

陈艳跨过彭雪的头把**慢慢凑近他的嘴,他摇着头不想舔,可**就在了的鼻子前,他闻到了液体的味道,不想再舔了。

“老公!舔吧,很好玩的!”汪妙可一边骑着彭雪一边鼓励他,于是彭雪也就只好把嘴挨上陈艳湿湿的两片唇,轻轻舔起陈艳的两片唇。**伴着液体流了下来,彭雪的嘴唇,舌头都粘满了,感觉到她的肥肥的**在自己的嘴里很是柔软,他开始感到刺激,而**也充斥着快感。

这样玩了一会,汪妙可和陈艳决定趴在浴缸边,让彭雪从后面轮流干她们,直至蛇精!两人趴好后,彭雪在后面认真的欣赏了两个女人不同的屁股,汪妙可的比较紧凑,圆润,而陈艳则很肥大,臀距较宽,他先把那条男人器官插进陈艳的洞里,一边**,一边把手指塞进汪妙可的通道。

两个女人在他的玩弄下都呻吟个不停。就在这时汪妙可还发出了更加樱荡的叫声:“屁眼屁眼”彭雪自然知道她的意思,于是立刻把手指从她的内洞里拿出,放到她的菊花上画着圈。

陈艳见彭雪不抽送了,把屁股拼命往后拱,还嚷着:“你怎么停了下来,光搞妙可姐不搞我,等下我夹断你的。”

于是彭雪又赶紧**了几下,没有想到的是过了片刻,汪妙可和陈艳在他的跨下,竟然还把头靠近,相互吻起来,彭雪真得没有想到两个女人还会这样,一下子觉得她们真是骚,感到这对**让他要爆炸了,不过他强忍着没有射出来。

而是把那条男人器官抽出来转而送进汪妙可的**里,没几下,他的那条东西的前端一麻,液体又射了出去。在他射

时,汪妙可的**紧紧的的夹着他的那条男人器官,以至于射后很久,他的那条男人器官还硬着。当彭雪把一腔液体射在了汪妙的身体深处之后,还是没有立即抽了出来,因为他感觉到那条东西被她那如同处女般紧窄的**紧紧的夹着**,于是想多享受一下。这样他就继续插着汪妙可,而用手就在旁边的陈艳的菊花和私处尽情的抚摸着。

最后三个人完事洗干净出来后,沈阳阳已经是穿好了衣服了,今天他可是搞够瘾了呢。最主要的是能够和汪妙可夫妻开始这**的游戏了,这才是最重量的,毕竟只要是迈出去了这第一步,以后也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时常和汪妙可发生关系了,俗话说的好‘万事开头难’嘛,自己以前意樱了她多少年呀,连拉一下她的手都不敢,最多也就是从她的脖子的衣领下面瞄上一眼春光乍泄的**而已,因为毕竟她的**在读大学的时候就有那么大了,那衣服似乎总被撑得是要破似的,所以每天同学们回到寝室时就是说什么今天妙可弯腰捡东西时,我看见了她半截**什么的,都以这个为荣。

而自己在意樱了她多年后还不是利用她老公和自己老婆陈艳的事情,以及偷拍到的她的高清**要挟她,而成功的把她搞到手了吗,虽然说那一次也是担心她会翻脸,心里也一直是惴惴不安的,可是事实上说明人有时候就是要冒一点风险,老是怕这怕那的,必定是一事无成。

因为自己奸了她那一次后,她对自己的态度并没有明显的变得仇视,反而在搞时的后一阶段,自己就已经是看出来了,她是被自己搞的爽死了的,一个女人一旦被一个男人搞的爽起来了,往往就会容忍他的一些行为。这样迈出了和她发生关系的第一步,才会有了今天的第二步了,而今天还是**的第一步,那以后这种人间极乐岂不是可以经常享受吗。

于是四个人回到客厅里又聊了一会天,喝了一会茶,还吃了一些东西来补充一下能量后,汪妙可和彭雪才告辞回家里去了,毕竟睡在别人家里还是很不习惯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