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AV导航 秘密入口 宅宅導航 激萌导航 福利書籤
蓝导航 柠檬导航 绿色小导航 小黄鸭导航 不良研究所

暴虐梦境


   小说类别:奇闻异录

  既然叫造梦机器,当然是用来产生梦境的。至于梦境的具体内容,则由所插入的软盘来决定。随机带有一套软件,把它装入家中的计算机后,就可以用它往软盘上存储你所需要的梦境内容了。

  根据软件的提示,你只要回答如下几个问题就可以了。

  一。你所希望进入梦境的人的名字。

  二。你希望他或她在梦中扮演的角色。

  三。你自己将在梦中扮演的角色。

  四。故事发生的地点或场景。

  五。故事的大致情节。

  存好软盘后,把它插入机器,把两个磁片贴好,然后舒舒服服地躺下,按下机器顶端的按键,就可以入睡了。在睡梦中,你将亲身经历你所设计好的故事,实现你的各种梦想。第二天醒来,不但不会感到疲惫,反而精神倍增。

  得到这台机器之后,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苏瑾。她在电视剧[ 永不暝目]

  中扮演缉毒女刑警欧庆春。为此她几乎获得2000年的电视金鹰奖。只是由于周迅的崛起,才使她屈居第二。

  苏瑾在男观众中很有人缘。很多人喜欢她的超凡脱俗和清新秀丽。由于她出身于模特,体型格外出众。无论是牛仔装,T 恤衫,还是警服,穿到她身上都十分好看。我丈夫就特别喜欢她,经常光顾她的网站。快五十岁的人了,从来没对哪个女演员着过迷,这次居然成了她的影迷。

  站在女人的角度来看,我也不得不承认,苏瑾确实长得不难看。但是,我很不喜欢她所扮演的那个欧庆春。自己没本事破案,利用一个大学生对她的感情来替警察卧底。直至把人家送上了断头台。简直太卑鄙了。从对待爱情的态度来看,她远远不如欧阳兰兰。

  于是我就想自己扮演欧阳兰兰,抓住了欧庆春,对她尽情地虐待一番。依据这个构思,我存好了我的第一张软盘,并插入机器,开始了我的梦中之旅。

  由于警方在天津破获了我父亲公司的一个很大的毒品生意,我和萧童跟随父亲和他的助手老黄以及司机建军,匆匆逃离吉林,转过了大半个中国,来到了广西金田县的深山内。父亲的一个老部下在这里开办了一个小工厂,其实主要还是做毒品生意。父亲他们管他叫石厂长。

  当时我已经怀了孕,吃不下山中单调的饭菜。父亲劲不住我的一再要求,同意我和萧童下山解一下馋。正当我俩在县城的一家小饭馆吃饭的时候,从门外又进来了三男一女。女的长得很漂亮,皮肤略黑,但十分清秀。大约一米七左右的身材,穿一身牛仔衫裤。

  看到这个女人,萧童似乎神情一振,马上说他肚子疼,借故独自出了饭店。

  不多久,那个女的也跟了出去。起初,我并没怀疑到什么,只是见萧童很长时间不回来,担心他得了什么大病。于是,我也出了饭店向后院找去。

  饭店的厕所里没有萧童,但是从厕所后面的墙后隐约传来他的声音。声音很低,听不清说的什么。于是我转到厕所的后墙外,吃惊地看到萧童已经和那个女人拥抱在一起。我被气急了,也顾不上考虑后果,就大喊一声冲了过去。

  「萧童,你好不要脸!」

  那个女的身手好快,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已经被她把我的右手拧到了后背。她的手很有力气,我知道我自己绝对不是她的对手。几乎是在同时,又有几个人影从黑暗中跳了出来。几把手枪分别指向了那个女的和萧童。我定下神来一看,原来是老黄,建军,石厂长,以及石厂长手下的几个打手。

  事后我才知道,那个女的叫欧庆春,是北京公安局的刑警。萧童是她的情人,被她派到我们身边作内线的。天津的失手,就源于他们。当我和萧童下山以后,建军从石厂长的手机上发现了一个打往北京的电话号码。经他试打,得知对方是北京市公安局。父亲认定是萧童打的,所以派老黄带他们几个下山来监视他。正好发现他和欧庆春在后院接头。他们本想观察一下再说,但由于我的出现,他们只好立即行动了。

  由于饭店内还有另外三个男警察,老黄担心打草惊蛇。他示意打手们迅速地把萧童和欧庆春打晕,装入事先准备好的麻袋,扛回了山中。等到警察们出来寻找夥伴的时候,我们已经走在回山的路上了。

  我们回到山上,父亲也走了出来。他吩咐石厂长找了一间空置的厂房,厂房内有两根支撑房梁的柱子。人们七手八脚地把萧童和欧庆春从麻袋中倒了出来,分别绑在了两根柱子上。萧童仍然昏迷,欧庆春已然清醒过来。她用尽全力地挣扎,甚至撞倒了老黄和一个打手。但她毕竟是个女的,远远抵挡不住七八个如狼似虎的壮汉。最后仍然被把后背贴到了柱子上,并把双手绕过柱子捆到了一起。

  前胸,腰间和脚上也各被捆了一道绳索。

  石厂长找来一把剪刀,剪碎了她的牛仔衫裤,并把它们强行撕了下来。然后,他又先后撕下了她的衬衫,乳罩和内裤,现在的欧庆春已经是一丝不挂了。她拼命扭动被绑住的身体,但三根绳子捆得很紧,她完全无法活动。反而弄得两个乳房不断地颤抖,象两个气球一样摆来摆去。齐脖的短发被汗水湿透,黏在了耳边和前额。

  父亲找来了一根藤棍,站到欧庆春的面前。他气狠狠地指着她说「在天津你坏了我的大事,让我损失了五个弟兄,你要为此付出代价!」说完,他挥起了藤棍。只听得一阵风声,藤棍重重地落到了欧庆春的前胸。

  她的左乳房马上出现了一道白印,并迅速转成了深红的鞭痕。她居然没有叫出声来,只是从牙缝里发出了一声「嗯!」

  「啪!」,「嗯!」,「啪!」,「嗯!」,「啪!」,「嗯!」父亲又是连续三鞭,欧庆春的两个乳房分别出现了两条几乎平行的鞭痕。她依然没有大声的哭叫,但是嘴角已经被她咬破,出现了血迹。父亲显然是被她的顽强激怒了,藤棍抡得更为有力。欧庆春乳房上的伤痕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深,而且开始渗出了鲜血。

  父亲大约打了三四十鞭,挥舞藤鞭的胳膊似乎已经没了力气。欧庆春依然咬紧牙关不喊不叫。但是,她的两个乳房已经不成人样了。纵横交错着二三十条血印,有些血印已经撕裂了开来,绽出了皮肤下面的红肉。

  「你让我损失了一百二十公斤海洛因,你必须为此挨一百二十鞭子。」父亲转头问石厂长

  「你有多少弟兄」

  「连我一共十个。」

  「加上老黄和建军,正好十二个人。每人抽这个骚货十鞭子。」这时候,我插了嘴「等一下。她是我的情敌,我也恨透了她。先让我抽她十鞭子。」

  父亲似乎不太愿意我也卷进此事,犹豫了一下,勉强同意了我的要求。

  我从父亲手中接过藤鞭,转头对建军说「建军,你去给我找一截粗钢管来,垫在她的屁股后边,越粗越好!」

  建军在废料堆里抽出一截钢管,直径足足有一尺。他走到欧庆春旁边,试图把钢管插进去。但是,腰上的绳子捆的很紧,他无法使欧庆春的屁股离开柱子一尺多远。于是,他把钢管塞进了欧庆春的膝盖后面的腿窝里。然后,他用力向上滚动钢管,直到钢管终于垫到了欧庆春的屁股后面。

  这样一来,欧庆春展现了一个十分奇怪的姿势。腰上的绳子和脚上的绳子深深地勒进她的肉里,屁股远离柱子,使得她的阴部突出地向前凸了出来。而我要的就恰恰是这种姿势。虽然看不到她的阴道,但她突起的阴阜却清楚可见。她的阴毛不算太密,但颜色比较深,更衬托出她阴阜周围的洁白的皮肤。

  我站定脚跟,抡园了藤鞭,狠狠抽在了她的阴阜上。阴阜对疼痛的敏感性不如乳房,我又没有太大的力气,所以,欧庆春依然咬牙忍受。但是,在场的男人们显然对这个部位更感兴趣。随着我的鞭声,他们发出了叫好声。

  我担心自己怀孕的身体,不敢过份用力。再加上有阴毛挡住视线,所以看不到这第一鞭的效果。我又连抽了几鞭,见她的阴阜中已隐约渗出了血迹,这才停下了藤鞭。

  在我和父亲连续拷打她的时候,欧庆春一直没有大声的叫喊,尽管嘴角的鲜血已经滴满了她的前胸。每一次鞭子落到她身上的时候,她都本能地扭动身体躲避。当然,她的扭动是徒劳的,只是弄得她自己浑身大汗。也许是因为疼的冒汗。

  反正当我和父亲打完以后,欧庆春身上的汗水已经浸湿了她脚下的地面。

  下边就该十二个男人鞭打她了。我相信,用不到最后一个人,欧庆春就得死过去了。可是,建军却提出了另外的建议。

  「老板,这么水灵的小妞,打死了多可惜。弟兄们已经多少天没沾娘们了。

  不如把抽她十鞭改为操她十次得了!」

  建军的建议得到了一致的喝彩。父亲冷冷地看了建军一眼,说「随你们的便吧。」

  说完,他走出了这间厂房。我在这点上特别尊敬父亲。他贩毒但从不吸毒,也不许手下的人吸毒。他容忍部下搞女人,但他自己从来不搞。自从我母亲死了以后,他从没和任何女人上过床。

  本来,父亲也叫我和他一起出去。但是,我恨透了这个女刑警,想亲眼看着她被十二个男人奸得死去活来。另外,萧童一直没醒过来,也引起我的关心。他毕竟是我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我不想让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父亲。

  看到父亲出了房门,我把萧童从柱子上解了下来,放到了地上。我找了个矮凳坐了下来,把萧童抱在自己的怀里,用手按摩他的额头,希望他能尽快地醒过来。

  与此同时,建军和石厂长等人抬来了一张铁工作台。它有半人来高,长和宽都是一米左右。他们在台子的四根腿上分别拴上了绳子,然后把欧庆春从柱子上解了下来。

  欧庆春显然已经无力挣扎了,任由他们连拉带拽地扯到了工作台旁。他们让她脸朝下地爬在台上,两只脚分开绑在台子的两根后腿上,两只手则八字张开绑在台子的两根前腿上。这样绑好后,台子的边缘恰好顶在欧庆春的耻骨上,从而使她的屁股呈九十度地撅向后方。又由于两脚分开无法并拢,使得她的阴道和肛门全都呈现在人们的眼前。

  可能由于坚硬的铁台边缘正好顶在被我拷打过的阴阜,也可能是由于她的血迹斑斑的乳房被台面压迫的过于疼痛,欧庆春不断地发出哼哼声。

  建军走到台子前方,揪着欧庆春的头发,使她抬起头来。

  「你他妈的哼哼什么。是不是想让我们快点操你呀。过一会,我保证让你舒服得要死。」

  欧庆春没有回答,但她的眼睛里好象冒出了烈火,恨恨地瞪着建军。我从心里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敬佩。哭闹哀求固然是无能的表现,破口大骂也会从另一方面表现出女人的脆弱。唯有这种无声的抗议,才真正令人不寒而栗。她的身体虽然被男人们尽情地蹂躏,她的精神却足可以压倒一切男人。

  由于老黄和建军是父亲带来的人,石厂长等人请他们俩先上。老黄又把建军推到了前面。建军也不推让,在众目睽睽之下脱下了自己的裤子。

  我向建军扫了一眼,他的那家夥大的令我吃惊。毫不夸张地说,足有七八寸长。我心里想,这回有欧庆春好受的了。

  建军站到欧庆春的屁股后头,把阳具对准她的肉洞,慢慢地推了进去。刚进去不深,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又把阴茎抽了出来。然后蹲下来用两手扒开欧庆春的大小阴唇,往里探看。看了一会,他站起来说「兰兰,你冤枉萧童了。他们俩什么事也没有。这个娘们还是个处女呢。」

  建军对自己的这个发现似乎特别高兴,阳具好象又大了一圈。他重新站在欧庆春的身后,摆好了姿势,狠狠地插了进去。欧庆春的嘴中发出「啊」的一声,然后又咬牙忍住了。但她的下身已经流出了鲜血,顺着大腿流到了膝盖上。

  建军已经一个多月没沾女性了,显得十分兴奋。他以最快的速度不断地进出欧庆春的小穴。欧庆春的身体也不断随着他的运动而在台面上磨来磨去。这样大约十几分锺的样子,建军大叫一声,把精液喷射进欧庆春的处女的花心。

  当老黄脱掉裤子之后,引来一阵笑声。我好奇地扫了一眼他的阳具,简直就是他自己身体的写照,短小而粗胖。虽然短小,但那粗壮劲甚至大大超过了建军,绝对比我的小臂还要粗。老黄得意地对大家说「这就是为什么我要让建军先上,是为的把这个贱货的骚逼弄得滑溜点。不然,凭我这个粗劲,干巴巴地,绝对进不去。」

  尽管如此,老黄还是费了很大的劲才进入欧庆春那紧紧的花径。等他射完精退出来以后,欧庆春的阴道口已经不能再关闭了。

  第三个上来的是石厂长。他用手在欧庆春的小穴上揉擦了半天,阴道口虽然有点收缩,但依然保持着洞开。石厂长骂了一句「这个老黄,把个小逼撑得这么大,没法再过瘾了。干脆,我给她来个后庭开花吧。你们也见识一下怎么操娘们的屁眼。」

  说完,他把自己的阴茎对准了欧庆春的菊花门。石厂长的阳具虽然不是太粗,但要想插进肛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又是用手指捅,又是用吐沫润滑,总算是把龟头挤进了肛门口。

  一旦突破了这第一关,石厂长用足了力气,猛的一下,把整个鸡巴插进了菊穴。我听得欧庆春嘴里吐出了一个更响的「啊」字。我可以想象得到,她一定是相当疼痛的,以致于无法控制自己不叫出声来。

  肛门比阴道要紧得多。石厂长在里面左冲右突,整整干了二十多分锺,才喷泄了出来。当他把他的阴茎从肛门中拔出来时,我注意到到欧庆春的菊穴已经又红又肿了。

  当第四个人把阴茎插入欧庆春的阴道的时候,石厂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阳具。

  显然是发现阳具上沾上了欧庆春的粪便,他走到台子的前面,用手揪着欧庆春的头发,使她抬起了头。我发现她的美丽的面孔已经大大地变样了。眼睛不再睁开,而是紧紧地闭着。嘴唇已经被咬破了多处,弄得满嘴都是血。脸色焦黄,布满了汗水。

  「妈的。长得倒挺漂亮。原来屁眼里也都是屎。张开嘴给老子吮干净!」他用另一只手捏住欧庆春的两腮,用力使她不得不张开了嘴。然后他阳阴具插进了欧庆春的口中。正当他整根阴茎插进去以后,欧庆春突然睁开了双眼,并且狠狠地咬了下去。

  「唉呀,疼死我了!」

  石厂长一声大叫。这时,我们才发现欧庆春的眼睛比红布还要红,似乎把全部仇恨都集中到了牙齿上。石厂长用手左右开弓抽打她的脸,她死死地咬住他的阴茎,就是不撒嘴,而且越咬越狠。石厂长的几个部下围过去,有的掰嘴,有的掐腮,终于把石厂长救了出来。

  正在操欧庆春的那个人叫阿兴,是石厂长手下的副厂长。他见石厂长躺在地上疼得直打滚,干脆把阳具从欧庆春红肿的阴道中抽出,提上裤子跑了过来。在老黄,建军和一个叫阿虎的打手的协助下,把石厂长抬到办公室里。

  老黄懂点医道,他给石厂长简单地止了止血,发现他的阴茎已经被咬断了多一半,连脆骨都咬断了,只剩下阴茎的下半部还连着一点皮肉。老黄为他作了包扎,让建军和阿虎开车送石厂长下山到县城的医院里接骨。

  当老黄和阿兴回到厂房的时候,石厂长的另一个部下正在欧庆春的阴道里抽送。阿兴从地上捡起一截二寸长的短钢管,直径大约一寸多。他揪起欧庆春的头,说「你可真够狠的啊。这回我让你咬。我让所有的人都他妈的用你的臭嘴当洗鸡巴盆!」

  说完之后,他捏开欧庆春的小嘴,把钢管生生地插了进去。欧庆春吃力地摇头使劲,想把钢管吐出来。但钢管紧紧地塞在她的口中,纹丝不动。

  以后的人们一旦在她的阴道里干完了事,就走到前面来再把阳具通过钢管插进她的嘴里,用她的吐液涮干净。有些人也学着石厂长的样子操她的肛门,然后把带着粪便的阳具也插到她的嘴里清洗。

  整整三个半小时,除了阿虎以外的十一个男人都得到了满足,有几个人居然还来了个二进宫。再看欧庆春,已经不象个人了。阴道肿得象个烂桃,淅淅沥沥地流着男人的精液和自己的血水。肛门更是悲惨,大肠头已经翻出到外边,象块白油似的挂在肛门的下边。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被插了钢管的嘴大张着。

  阿兴和石厂长的关系最好,似乎对欧庆春所受的惩罚还不满意。他拿来一把拔钉子用的老虎钳子。他一边拔出欧庆春嘴里的钢管,一边说「你不是爱咬人吗,我把你的牙一颗颗地拔下来,看你还敢不敢咬!」他掰开欧庆春的嘴,用老虎钳子夹住她的一颗门牙,手腕子一拧。只听到欧庆春凄厉的叫了出来「啊!!」

  这次显然是实在忍不住了,因为她的门牙已经带着滴滴鲜血被拔了下来。

  「啊!!」

  又是一声尖叫,欧庆春的第二颗门牙也被阿兴拔了下来。

  出我意料的是,她的尖叫居然使萧童苏醒了过来。他无力地睁开双眼,从我怀中抬起了头。当他看到欧庆春的惨状时,用力地叫了起来。

  「不!不要再虐待她了!我求求你们别再打她了!」当他听到欧庆春的第三声尖叫以后,他转过来央告我「兰兰!求你让他们别再拔了!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求求你了!!」看到萧童那有气无力的样子,我真的心软了。我让老黄过去止住了阿兴,然后低头对萧童说「看在你这个孩子父亲的面上,我暂时饶了她。可是,以后你要敢再跟我犯混,那可有你心上人的好受。」

  我叫老黄等人把欧庆春从台子上解了下来,她象一滩泥一样地倒在了水泥地上,大口地吐出鲜血。萧童挣扎着从我怀中站起,蹒跚地向欧庆春走去。他坐在欧庆春身旁,好象刚才我搂抱他那样抱起了她。

  「庆春!庆春!你醒醒!我是萧童啊!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啊!」欧庆春从半昏迷中睁开双眼,看到是萧童把她抱在怀里。她秀美的眼睛终于流出了泪水。

  「萧童,请抱紧我。我好疼啊!」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我叫老黄把所有的人都领了出去,自己也跟着退出了这间临时的刑讯室。

  我希望他俩能说说心里话,互相鼓励一下。我不希望欧庆春很快地死掉,也不希望她失去生存的动力。我心中很清楚,只有保住欧庆春,我才能保住萧童呆在我身边。

  爱情可真能创造奇迹。半个小时以后,当我再次进入这间厂房时,我发现欧庆春苍白的脸上居然显出了一丝红润。我劝萧童跟我回房休息,他坚持要和欧庆春呆在一起。我实在气得要命,大声对他说「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惹恼了我,我不单会拔掉你心上人的全部牙齿,我还会拔掉她的手指甲和脚指甲!」老黄也向萧童保证不会再拷打欧庆春,他说「我们也不乐意让她死,大夥还想留着她多玩些天呢!」

  在我们的软硬兼施的劝说下,萧童终于和我回到了卧室。这天晚上我挺高兴,我终于找到了降服萧童的钥匙。以后,只要他不听我的话,我就用拷打欧庆春来要挟他。

  第二天天刚亮,萧童就要到旧厂房去看望欧庆春。我拧不过他,只好跟他一同前往。刚一进厂房,我俩都大吃一惊。也真难为老黄他们想出这样古怪的点子。

  厂房墙跟放了一个由钢筋焊成的猪笼,欧庆春被跪趴着锁在猪笼里。

  猪笼大约半人高,一米长,半米宽,钢筋呈十字形地焊成网状。欧庆春的两手八字分开地被用绳子绑在笼子的前下方,两脚也是八字分开地绑在笼子的后下方。由于笼子很短,她只能把屁股高高地撅起,顶在笼子的上方。

  一根四分钢管水平地从笼子一侧插到另一侧,把她的脖子紧紧压在笼子的底部,强迫她把下巴支在笼底,从而使她的脸永远向着前方。另一根钢管同样是水平地压紧了她的后腰。第三根钢管压在大腿的后侧。第四根则压在她脚腕子的上方。在这四根钢管的压力下,欧庆春除了眼珠以外,没办法作任何移动。

  更使我吃惊的是,有三根钢管分别插进了欧庆春的嘴,阴道和肛门。嘴和阴道里都是两寸粗的管子,肛门里的只有一寸粗。我想,当初他们肯定也想插进一个二寸粗的钢管,但是实在插不进去,又不想把她的肛门弄裂,以免影响以后的使用,所以才换成一寸的。

  欧庆春在这样的折磨下,显然一夜也没能睡觉。她的眼通红通红的,脸色十分难看。短发早已成为一堆乱草,蓬乱地贴在挂满汗水的额头和两鬓。被钢管塞住的嘴中,不断发出模糊不清的哼哼声。

  萧童象疯了一样地冲到猪笼边,伸进手去逐个地拔出欧庆春嘴中,阴道里和肛门中的三根钢管。每拔一下,欧庆春都发出大声的嚎叫。由于一夜的撑大,她的阴道和肛门都不能闭合了,甚至连嘴也要费很大的力气才勉强闭上。

  萧童又依次拔出压着她脖子,后腰,大腿和脚腕的四根钢管,欧庆春全身挣扎着移动了几下,然后象筛糠一样抖了起来。我猜想大概是由于一页未能移动,使得全身肌肉过度紧张所造成的。

  萧童又想打开铁笼,但笼门是用一把大锁锁住的。他又拉又拽,也没能把笼门打开。他转过头来瞪着我,那眼神似乎要把我撕成两半。我真怕他发起疯来不管不顾地打我一顿,因为我肚子中怀着孩子。

  出乎我意料的是,萧童突然咕咚一声跪到我面前,眼里满含泪水地说「兰兰,求你放过她吧!你昨晚答应过我说不再伤害她的!」看到萧童这样声泪俱下地哀求我,我的心又软了下来。

  「又不是我让他们把她锁成这样的,你怨我干什么。不过呢,看你哭得可怜,我就再帮你一把。你可得知恩图报啊!」

  我喊来老黄和阿兴,让他们打开笼子,把欧庆春拉了出来。萧童坚持要和欧庆春日夜呆在同一间屋子内。可我坚决不答应,我怕他俩半夜合手把我掐死。

  最后还是老黄想出一个好主意。他让阿兴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两副手铐,把欧庆春的两手背在背后铐住,把她的两个脚腕也用另一副手铐铐在一起。又找来一个套在狗脖子上用的铁圈,锁到欧庆春的脖子上。铁圈前面连着一段半米来长的铁链,坠挂在她的胸前。

  然后,阿兴拽着这根铁链,把欧庆春拉向我和萧童的住房。由于手铐接链的长度只有两寸左右,欧庆春只能迈着极碎的小步,才能勉强行走。而且走得摇摇摆摆的,活象一个小脚女人。

  进入屋子以后,阿兴摁着欧庆春跪倒在我的床脚下,把铁链锁在床腿与床下横梁的焊接口处。这个接点距离地面只有三十公分高,欧庆春既不可能站起来,也不可能躺下去,只能始终保持一种跪趴的姿势。

  尽管萧童又嚷又闹又哀求,我不想再让步了。每当他朝我嚷一句,我就朝欧庆春撅起的屁股抽一藤鞭。几鞭之后,她的屁股上已经红肿起好几条交错的鞭痕了,萧童这才无奈地接受了这个安排。

  午饭和晚饭,都是由萧童蹲在床脚喂欧庆春吃的。他还找来了创伤药膏,给欧庆春的乳房,阴阜和臀部都涂抹上了,连阴道口和肛门口也抹了一些。对所有这些我都未加干涉。我希望用欧庆春这个人质,把萧童牢牢地拴在我身边。

  晚上上床以后,我要求萧童和我作爱,他拒绝了。他先是说,怕弄坏了肚子里的孩子。我告诉他,医生说,只要换用其他的姿势,不压着肚子就没有关系。

  之后他又说没性趣。气得我够呛,一睹气抓起挂在床头的藤鞭,就要拷打欧庆春。

  萧童怕我打他的情人,只好答应了我的要求。我先是手口并用,把他的小弟弟弄得硬了起来,然后让他试用侧卧式,进入我的体内。这之后,我又和他试用了后入式和女坐式的性交方式。我发现这些方式都挺好,它们能使男性维持较长的时间而不泄身。特别当我想到在我俩翻云复雨之际,欧庆春撅着个大屁股趴在床下时,我更是十分兴奋。

  就这样,我和萧童维持了三天的和睦关系。每天晚上我都得到了充分的满足。

  在白天我也允许萧童照顾一下他的情人,甚至允许在欧庆春需要大小便时,可以把她从床角下解下来,伸展一下腰肢。当然,我必须找到两个以上的人监督着他们,不要逃跑或者干什么危险的事情。

  第四天早晨,父亲把我叫到他的房里,说是阿兴的人们已经很不满意了。眼睁睁守着一个大美人不能玩,他们都有了怨言。尤其那个阿虎,因为送石厂长下山,头一天就没玩着,更是牢骚满腹。父亲说我们不能得罪他们,让我把萧童引出去,让弟兄们过过瘾。

  我怕惹火了萧童,跟父亲争执了很久,最后只好答应了他。我骗萧童说,刚才来了两个警察打听欧庆春的下落,被阿兴给骗走了。萧童一听冲出门外就朝山下追了上去。我知道建军正带着四个打手在半路等着他呢。

  萧童刚一离去,石厂长的部下马上拥进了我的住房,老黄也跟了进来。由于阿虎三天前错过了一次机会,所以大家让他第一个上。当他掏出他的阳具后,着实吓了我一大跳。他的阳具足有一尺多长,比垒球棒还要粗,龟头又出奇地大,黑红黑红的象个硕大的蘑菇头。

  正当我琢磨欧庆春那刚刚恢复的阴道如何承受这巨大的阳物时,阿虎已经跪到了她的身后。只见他急不可耐地把阴茎对正花心,猛地一用力,居然把整根鸡巴插了进去。

  「哎呀!」

  只听得欧庆春一声尖叫,她的阴道已经被撕裂了。鲜血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可是阿虎不肯罢休,继续抽送了几百次。当他终于喷射完毕拔出阴茎时,发现欧庆春早已疼得晕死过去了。

  他们用冷水把欧庆春喷醒,让第二个人接着上她。但是,第二个人不喜欢已被撕裂的阴道,改用了屁眼儿。一连几个人,都使用的屁眼儿。等到老黄的粗鸡巴从她屁眼儿拔出来时,欧庆春的肛门已经十分松弛了。

  这时候,建军带着那四个打手也回来了,显然是怕错过了大好的机会。我实在对插入肛门表示反感,又惦记着萧童不知怎么样了,所以干脆出屋朝下山的路上去找萧童。我发现他被绑在半山中的一棵树上,就把他解了下来,和他一起赶回住房。当我俩回到住房时,发现欧庆春已晕倒在血泊中。

  原来,和建军一起回来的人中间,有两个人的阳具比较细,插到已经被弄得十分松弛的肛门里以后毫无乐趣可言。这两个人又想出了一个主意,二人同时进入欧庆春的屁眼儿。这么一来,把她的肛门也撑裂了,而且是撕裂了好几条口子。

  他们又喷了好几次凉水,也没把欧庆春弄醒,所以干脆不了了之地收了场。

  萧童看到心爱的人被折磨成这个样子,揪住我的衣服就要打我。幸亏老黄和建军早有防备,一起从门外冲进来抱住了他。我蹲下身摸了摸欧庆春的鼻息,发现她还有呼吸。于是对萧童说「谁让你把她丢在屋里,自己往山下跑。你反而来怪我。依我看当务之急是尽快把她救活。」

  萧童显然同意了我的观点,不再挣扎了。老黄过来,翻了翻欧庆春的眼皮,又号了号脉,站起来说「估计没有生命危险,主要是疼痛过度,神经又过于紧张所造成的。打一针止疼针再加上点消炎药,天黑前也许就能醒过来了。」我和萧童一起把欧庆春从床架子上解了下来,让她平躺在萧童在地上为她铺的一条毛毯上。老黄给她打了一针之后,就和建军一起退了出去。萧童则忙于为她的伤口涂药和包扎。直到晚饭的时间,欧庆春长出了一口气,终于醒了过来。

  自打这件事以后,萧童一步也不敢离开卧室,并且要求我也守在身旁,以便当他的挡箭牌。我倒也挺乐意他能这样俯首贴耳地听从我的一切命令。平静的生活又过了七天,直到石厂长出院回到了山上。他的宝贝终于被接上了,但再也硬不起来了。

  这一天,我和萧童刚吃完早饭,萧童正准备给欧庆春喂饭。欧庆春经过七天的恢复,已经基本复原了,漂亮的脸上又出现了红润。

  突然,石厂长带着七八个弟兄闯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把萧童捆了起来。我要上前阻止,被老黄和建军拉住了。石厂长手中拿着一个二寸来宽的竹板,抡起来就抽到了欧庆春正撅得挺高的屁股上。

  「我叫你咬我!」

  「啪!」「哎呀!」

  「我让你不得好死!」

  「啪!」「哎呀!」

  这一次,欧庆春可是再也忍不住了。随着她的屁股越来越红越来越肿,她的叫声也越来越高越来越痛苦,当她的屁股已经皮开肉绽,鲜血淋淋的时候,她的哭叫声也转成了如同野兽一般的哀号。

  也真难为石厂长这个刚刚动完手术十天的人,居然一连抽打了她一百多板。

  欧庆春的屁股跟开花馒头一样,没有一块好肉了。

  石厂长扔掉竹板,从怀中掏出两个爆竹。那是一种两响的爆竹,我们北方管它叫「二提脚」。它分两次爆炸。第一次只是把爆竹崩上天,可以崩到几十米高。

  第二响才彻底的炸开花。

  石厂长把两个二提脚分别插入欧庆春的阴道和肛门,用自来火点着了引线。

  萧童躺在一边发疯地挣扎,我也努力想摆托老黄二人的束缚,但都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一声炮响,两个爆竹都消失在欧庆春的身体里。紧接着又是一声炮响,欧庆春的肚子被前后炸开了花。

  随着这两声炮响,我也从梦中惊醒过来,完成了我的第一次梦中的暴虐旅行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